产品分类

万丰维加斯国际官网2018年路透数字新闻报告(美洲、欧洲、亚洲篇)|德外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05 11:12   4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万丰维加斯国际官网2018年路透数字新闻调查报告覆盖37个国家的媒体和受众,对媒介环境的变化和行业重要议题进行了重点调查及分析,试图为37个国家新闻行业目前的发展特点及趋势提供线索,深入分析新闻媒体与受众之间的关系。德外5号为大家依次带来总述篇、美洲篇、欧洲篇和亚洲篇,从横向比较和纵向剖析的角度展现2018年数字新闻行业的发展动向。其中,美洲篇涵盖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国家;欧洲篇涵盖英、法、德三个国家;亚洲篇则包括亚太地区四个最具代表性的新闻市场——香港、新加坡、日本和韩国。

美洲篇

美国

为吸引用户和广告商,美国传统媒体和数字媒体措施不断。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后续效应继续通过媒体展现。一方面,新纳粹集会、核战争、#MeToo持续揭露和特朗普性骚扰指控等是媒体上的周期性循环议题。另一方面,总统对新闻媒体的尖锐攻击仍在继续。

用户的新闻需求以及对媒体的信任度降低

美国用户倾向通过智能手机而非电脑来获取新闻。电视、网络、报纸和社交媒体上的新闻消费从去年的高点大幅下降,这一结果与comScore等“用户监测者”的报告一致。电视新闻受此影响最大,社交媒体的新闻消费量也下降了9%。


(2013-18年美国用户获取新闻渠道及设备情况)

线上和线下都普遍存在新闻消费下降现象:地方报纸、地方电视、主要的广播网络、主要的在线新闻聚合平台如“雅虎新闻”(Yahoo! News)和“赫芬顿邮报”(HuPost)的收入都比去年有所下降,BuzzFeed和Vice收入也有所减少。


(美国报纸、广播、电视及网络媒体收视/听率排名对比)

用户对媒体的信任度下降了4%,唐纳德特朗普对有“假新闻”媒体的攻击可能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Facebook数据使用情况的披露,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何用户对社交媒体的信任度降低了13%。


(美国不同类型及各家媒体受众信任度统计)

地方新闻的困境与挣扎

媒体的整合和精简已是全国的趋势。另类新闻周刊去年遭到严重打击:《乡村之声》(Village Voice)和《洛杉矶周刊》(L.A. Weekly)的新闻编辑室大量裁员,而《巴尔的摩城市报》(The Baltimore City Paper)则彻底关闭。

为改变地方新闻的困境,一些媒体采取了新的举措。ProPublica的地方报道网络为7个新闻编辑室的全职调查记者提供支持。而作为美国式节目的教学项目,“Report for America”可以将新兴记者与地方新闻编辑室联系在一起。尽管用户对新闻的需求总趋势降低,但Facebook宣布计划优先考虑地方媒体的新闻。

媒体从调查报道与“数字第一”相结合的战略中获益

“特朗普冲击波”(Trump Bump)并没有对媒体产生预期的影响。约有16%的美国人愿意为网络新闻付费,比去年几乎多了一倍。高质量的国家级媒体从高级调查报道与“数字第一”的战略结合中获益。《纽约时报》的数字订阅收入比2016年增长了一倍,而《华盛顿邮报》的数字用户在2017年首次突破了100万。

专注于政治报道的国家级杂志和网站,如Slate杂志、Vox新闻网站和《琼斯母亲》(Mother Jones),用户量和收入也有所增加。受益于小型捐助者,非盈利性新闻调查机构ProPublica 2018年的预算增加了50%。

平台持续引发争议

2017年3月,数百家公司的广告因出现在极端主义内容的旁边被从YouTube上撤下;几个月后,因儿童频道出现大量令人不安的视频,YouTube再次遭受审查;英国剑桥分析公司收集了高达87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且这些数据可能被美国总统竞选和英国脱欧活动利用。这些都加剧了“假新闻”时代对社交网络的争议。

加拿大

在加拿大,随着数十家报纸的关闭和裁员,媒体承受着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虽然政府在支持地方新闻和数字创新方面有所举措,但媒体自我革新仍面临很大的挑战。

双语环境中的用户媒体使用情况

传统广播和私有网络,是用户使用最多的媒体。MSN新闻和CNN是最受欢迎的外国媒体,但法语用户不太可能使用后者。


(加拿大报纸、广播、电视及网络媒体收视/听率排名对比)

在线新闻消费呈微增趋势,电视新闻和纸媒新闻的消费稍微下滑,社交媒体新闻的消费量走向平稳。电脑依然是用户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且在2017年到2018年间,用户对这一渠道的依赖呈上涨趋势。


(2013-2018年加拿大用户获取新闻渠道及设备情况)

传统媒体整体动荡:关闭、裁员与革新

Torstar和Postmedia两媒体集团(都拥有许多地区和地方报纸)协议规定41家纸媒将实现互售,但不久之后,36家媒体削减了近300个工作岗位。加拿大第二大报纸《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虽然推出了重新设计的纸质版,调整了在线新闻的计量策略,但仍在四个省份停刊。加拿大第二大私人电视台环球电视台(Global TV)裁员80人。Vice Canada和罗杰斯通信公司(Rogers Media)不再有地方电视新闻的合作。Viceland Canada(加拿大英语类专业频道)停播了。《新闻报》(La Presse)不再出售纸质版,变成了全数字化媒体。《太阳报》(Le Soleil)也不再出售周日的纸质版。经营125年的《穆斯乔先驱时报》(The Moose Jaw Times-Herald)(专门报道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穆斯乔市以及周边地区)也已关闭。

2015年,加拿大销量最大的报纸《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推出了一款平板电脑应用——Star Touch,被誉为新闻革命。然而,读者和广告商并不认可,于是今年与这款应用相关的岗位被砍掉了30个,取而代之的是一款更简单的移动和平板应用。

政府助力媒体改革:财政支持与税收

加拿大针对数字时代的新文化政策将于9月出台,其中包括对公共广播公司、广播公司和电信监管机构的职责进行审查。2018年,联邦预算将为服务水平低下的社区地方新闻提供适度支持(五年内达到3900万美元),也会为少数种族语言社区媒体提供780万美元。

媒体每年需支付2.75亿美元的税收。之前,加拿大一直没有对Netflix收税,但现在政府的立场似乎有所动摇。魁北克已经承诺对数字产品和服务征收销售税,并计划在未来数年拨出5200万美元,通过雇佣税减免来支持纸媒的创新。

欧洲篇

英国

媒体密切关注新闻质量及平台影响

英国媒体在揭露大型科技平台公司在网络安全、个人隐私及虚假新闻方面扮演者重要的角色,与此同时,政府也在探究平台在新闻质量下降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假新闻”问题的解决方案。

《观察者》及《卫报》和第四频道报道了Cambridge Analytica如何利用五千万份Facebook用户数据来搭建可以定位美国选民的系统。之前,《泰晤士报》的调查也揭露了谷歌平台上知名品牌的广告有支持极端主义及其他不良内容。同时英国下议院成员组成的委员会也在调查“虚假新闻”相关事件,要求Facebook和Twitter给出在欧盟公投期间与俄罗斯相关活动的信息。

媒体致力于提升数字付费用户,但困难重重

英国报纸的发行量自2001年以来已经减半,来自数字用户的收入目前只比纸媒读者少10%。高质量新闻媒体持续不断采取重点举措直接向数字用户收费。《电讯报》已经将重点内容都设置了付费墙模式并希望能从个人理财和科技版块上提升收入。今年一月,《卫报》宣布改版变身“小报”,并重新侧重发展在线会员及捐赠策略。《卫报》表示,目前他们已有80万订阅用户,来自订阅读者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广告收入。在上一财年亏损额已经降为前一年的一半,并且有望在2019年达到收支平衡。《金融时报》在2017年订阅用户达到90万,其中有四分之三是数字订阅用户。《泰晤士报》和《星期天泰晤士报》已有超过45万的报纸和数字用户,并且还有200万注册用户通过电子邮件获取有限数量的免费内容。


(英国2013-2018年用户获取新闻渠道及设备统计)

全国媒体和地方媒体在努力提升数字付费用户时都遭遇困难不断,因此他们也采取了其他不同的措施,包括缩减开支及进行媒体并购。近几年中一项重大的并购项目就是左翼媒体镜报集团所有者以2亿英镑价格买下了Daily Express和Daily Star两家右翼小报。今年还有150名地方记者被调岗,他们将会在地方报纸工作。

BBC遭遇风波事件,仍为欧洲最成功公共媒体

新闻主管离职、报道英国脱欧时遭受批评、不平等工资待遇等问题一度将BBC推至风口浪尖,但除此之外,BBC仍是欧洲最成功的公共媒体,其一周内的数字用户接触度和电视广播收看(听)率分别达到43%和64%。《卫报》一周内的数字用户接触度(15%)超过了《每日邮报》(14%),而《太阳报》在摒弃付费墙模式之后处于快速发展之中。


(英国报纸、广播、电视及网络媒体收视/听率排名对比)

法国

法国媒体信任度整体较低,总统计划大举打击“假新闻”

法国最年轻总统Emmanuel Macron和他的团队设立了伟大的目标,他们计划建立对抗“虚假新闻”传播的相关法律来禁止社交媒体上的虚假新闻传播,尤其在法国大选期间。法律还将要求赞助广告内容更加透明。

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法国的新闻信任度比较低,只有35%。去年关于媒体平台(尤其是Facebook)在新闻传播中的消极作用是一个热门议题,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社交媒体上的新闻信任度只有19%。


(法国不同类型及各家媒体受众信任度统计)

数字媒体用户数略有下降,纸媒危机延续

报纸和杂志的运营危机仍在延续,过去六年内的受众比例大约降低了一半(从46%到20%),但一些传统报纸也开始以数字形式发展。2017年法国大选,数字媒体和传统电视几乎同样受欢迎,但2018年电视显示出微弱优势成为最重要的新闻消息来源。但尽管如此,电视收看受众数量也是在逐年减少。


(法国2013-2018年用户获取新闻渠道及设备统计)

德国

德国率先立法打击假新闻却引发争议

德国是世界各国中最早立法打击网络假新闻的国家,《网络强制法》(The Network Enforcement Act)已经在2018年初生效,该法律要求如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等媒体平台撤除不合法内容,如不按规定处理将会面临至多五千万英镑罚款。但这一法律的颁布在德国也引发了争议,反对声音认为这一举措有可能导致过度审查及言论自由遭受影响。

调查显示德国受信任度最高的媒体是ARD和ZDF等公共服务媒体以及一些地方性报纸。小报和原生数字媒体的受众信任度则相对较低。约有50%的德国互联网用户表示他们相信大部分的新闻,有61%的用户只相信他们参阅的媒体新闻。只有不到五分之一(18%)的用户信任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新闻。


(德国不同类型及各家媒体受众信任度统计)

传统媒体商业模式转型遭遇困境,纸媒侧重订阅推广

德国报业集团表示免费的公共服务内容使得数字内容收费更加困难。在纸媒市场,报纸的兼并和编辑部门的集中统筹仍在继续,在减少开支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消费者的选择。尽管数字广告是目前最重要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多的报纸正在将他们的策略转向付费订阅。2018年5月,德国《明镜周刊》发布了数字内容产品,用户以每月19.99英镑的订阅费用就可以获取所有数字内容和印刷版文章。德国冯克媒体集团在2017年初为旗下五大媒体开发了“免费增值”订阅模式,据悉,其付费内容的收入增长了16%,达到3.2亿英镑。


(德国报纸、广播、电视及网络媒体收视/听率排名对比)

尽管观看受众在持续减少,电视在德国仍是目前使用最广的新闻渠道。网络新闻渠道在过去一年内的用户使用率显著提升,增长了5%。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受访者会使用社交媒体来获取新闻,相比其他国家来说比例较低。